大冬瓜

大概主要是美蘇文CE文还有脑洞的存放地(。・∀・)ノ゙

【CE】绅士房客

Part 14

 

每个人都有秘密

 

缓缓睁开双眼眼皮,Anya发觉自己置身于一片昏暗之中,不知何时她睡着了,而且还好像睡了很久。

多晚了?该吃晚餐了吗?Anya的小脑瓜思考道。

她朝庭院那边望,屋外也是阴沉沉,整个天空都布满了铅灰色的云,而且有越变越黑的趋势。云层中还有一个小小的太阳在模糊地发着光。Anya从她睡着的沙发上下来,光脚走在些微冰凉的地板上,她打了一个激灵。客厅和走廊的连接处挂有一个时钟,Anya走到那里,认真地研究上面显示的时间:短的那支指针还指着“4”,也就是说,现在还是属于下午的时间。接着他走到了厨房,她的爸爸不在那里。她又去了自己的房间、她爸爸的房间,还是没有看到她的爸爸。她试着呼唤她的父亲,喊了好几遍也没有回应。Anya只好走向通往花房的那扇门。

只是查看了厨房、卧室的这段时间,这会儿天空已经迅速黑了下来,而且还发出沉闷的响声。Anya也不顾忘记穿上鞋子的双脚,赤脚走在草地上,可是就连花房也没有她爸爸的踪影。失望略过她的脸庞。不过由于天气的缘故她接着就急忙跑回屋内,回到她醒来的地方,趁着还有些许光亮,打开了客厅的台灯。等她做完了这些,天空已经黑得可以滴下墨汁了。很快应该会下很大很大的雨。

很厉害的样子。Anya想。

忽然,Anya用眼角的余光瞥见一个身影,留心一看,是庭院里站着一个小孩子。那是一个比Anya高的大孩子,留着卷曲的短发,穿一件条纹短衫。

比起想要知道那个孩子是谁,Anya想着的是其他的事情。

犹豫了一下,她打开面对庭院的落地窗,向那孩子喊道:“要下雨了,你想进来吗?”

没有回应,对方甚至连一点反应也没有,就那样背对着她站在庭院中。

“要进来吗?”她又问了一遍,不过仍是没有听到答话。

没耐性再问下去的Anya干脆关上落地窗,似乎是选择了这个方法来应对这种她不知如何应对的情况。

眨眼间,豌豆般大小的雨点便啪嗒啪嗒地掉落下来,打在玻璃上发出砰咚的声音,很快就变成只有咚咚声。

屋外是一片模糊的黑暗,Anya有些看呆了,明明还是白天的时间却黑得犹如夜晚,她觉得这很神奇。

 

是魔法?天气巫师召唤了一场大雨?噢!也有可能是变种能力!?爸爸一定知道有没有那样的变种能力。可是他在哪里呢?对了,Charles先生!如果他还在二楼的房间,他一定知道爸爸在哪里!

 

正当她要去找Charles先生的时候,她记起了庭院里那个陌生的孩子,她连忙望向那个角落寻找那小孩的身影。

 

不在。

 

她将额头和鼻子压在玻璃窗上试图看清屋外的状况,确认了庭院里没有那孩子的身影。

或许那人找到了避雨的地方了,而且很有可能还在我家屋檐下。Anya这么告诉自己。

话说回来,那孩子到底是谁呢?小女孩思忖着,实在猜不到那陌生的孩子为什么会出现在她家的庭院里。

她一边想着,一边走出客厅,想去到大门外找找看那孩子在不在。屋内一片昏暗,尤其是通往二楼的楼梯显得黑黢黢的,令Anya不自觉地屏住了气息。她在走廊摸黑找到了电灯开关的位置,脚尖微微踮起,伸长胳膊举过头顶,顺利打开了走廊整个走廊至玄关的电灯。

霎时间屋内就明亮起来了。

 

这不是很好吗?如果下一次还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这才是应该要做的第一件事嘛。

 

小女孩边嘟囔边走向玄关,她到了门边,大门外的雨声十分清晰地传入到她耳中。她盯着深色的大门,然后下一秒她的双手就扶着门板,将左耳贴上门板侧耳倾听起来,屏住呼吸留意着门外的动静。可惜,除了吵闹的雨声外她什么也没有听见。然后,她这才小心翼翼地转动门把将大门打开。首先是她的小脑袋探出门外,看见门廊里没有其他人才推开大门。雨水乘着风扑到她的脸蛋上,门廊的一侧已经全湿了,湿漉漉的一大片让Anya觉得地板很难会干透。她望了望左边,又望了望右边,赤脚踏出门外,并且打开了门廊的电灯。冷白色的灯光落在门廊前的碎石小路上,再被远处的黑暗吞没,被雨声吞没。

她不会冒险向前多走几步,即使她很想伸手感受雨水拍打在手掌上的感觉,可她不愿意弄湿双脚。

 

为什么我要在意那个陌生的小孩?

她半张着嘴,眼神迷茫地看着面前的滂沱大雨。

因为你要做个好孩子啊。

也对。

 

小女孩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但她还是决定先找房间在二楼的Charles先生。

于是她默默地走回屋内,把大门关上。

 

*****************

 

你可不是什么坏孩子。小山雀汤米的妈妈说。

 

*****************

 

可是,Anya想错了,那孩子还在这里。

事情发生在她原路折返回屋内,她能看到有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楼梯那儿……

虽然还是看不清对方的面容,但这次Anya觉得那孩子是个男孩,他站在楼梯的中段,Anya不知道对方是怎样进来的。

“喂,你还是进来了。”Anya一边说一边朝着楼梯的方向小跑过去。

那男孩这次也没有作出回应,同时转身也开始跑起来,跑向二楼。

“等等,等等我。”Anya大声喊道,连忙加快了脚步。

当她到达二楼时,她再次失去那孩子的身影。

 

这是捉迷藏吗?

哦,也许他跟Charles先生一样也是要在她家住上一段时间的人!?

 

Anya很少有和其他孩子玩耍的机会,不过如果那男孩真的也要住在她家的话,尽管他是个不回应问话的孩子,Anya还是很乐意跟他玩一玩的。

“嘿,快点出来!无论你的名字是叫什么……我叫做Anya,AnyaLehnsherr,至少你也要告诉我你的名字吧,这里可是我的家。”她朝着空无一人的过道喊着,一边朝前踏出小心的步子。

“拜托了,你也应该有礼貌一些。我们可以玩接球。”

她走到了Charles先生房间的门前,房门是紧紧关着的。

 

Charles先生在里面吗?

 

正当她想将门打开时,有把声音从附近传来。

“Anya,你在跟谁说话?”Anya听到的是她父亲的声音,

“爸比!”她循声而去,然后看见她的爸爸站在楼梯的底层,抬头望着她。她的双手搭在木制扶手上,她瞧见她爸爸的头发因为被打湿了而变得卷曲湿答答地贴在头皮上,不止是头发,他脸上沾满水珠,衣服也湿了一大片。

“你去哪里了?” 

“我只是去了镇上的超市买东西而已。我跟嘱咐过,他帮我照看你,他没告诉你我去镇上了吗?” Erik回答,同时用手抹走脸上的水。

“我刚睡醒不久,没看见Charles先生。”

“哦……你睡的可真久。”Erik说,将手往他湿乎乎的头发里随意一插,拨弄几下,如同雨般的水珠随着他的动作毫不客气地滴落了下来。

“那你刚刚是跟Charles说话吗,小家伙?”

“不是呀,是跟一个男孩说话,一个大孩子。”

“一个男孩?真的吗?你真的是跟一个男孩子在说话吗?”

“事实上只是我对他说话,他没有跟我说话。”

疑惑在Erik心中升起,同时感到有一丝不对劲,但是处于落汤鸡状态的他无心再细想下去。

“你没穿鞋。”

Anya没有回应,只是看着他。

“那个男孩是什么样子的?”

“棕色卷发、穿条纹衣服。”

“好吧。”他有些无奈的说了一声,然后抬脚走上了楼梯,来到了Anya的身边。

“所以呢,那男孩在哪里?”

 

*****************

 

对,你可不是什么坏孩子,山雀爸爸说。

 

*****************

 

Charles记得的第一件事是Erik向他大喊大叫。

这件事不应该发生,不应该在这种时候发生……

当Charles处理好这次的“混乱”之后,他发觉自己不能够直视Erik的眼睛。

他已经准备好Erik前来质问他,那份震惊、疑惑、愠怒还有担忧再明显不过了。Erik先是默默将Anya领到客厅,再拿出饼干让他女儿吃。

安置好Anya之后,他俩静静地站在饭厅的一个角落里,一开始两人都默不作声,唯一的动静就是Erik拿着一条干毛巾在擦干自己。

“我会解释的,Erik。”Charles开口说,不知怎么地,他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很快。

“好了,我做好心理准备了。”Erik终于回应道,把手里的毛巾一甩搭上了一张椅子的椅背上。

Charles察看Erik,虽然对方的表情有些紧绷,但他的姿态不像是发怒的前兆。

“请你开始说吧。”他又加了一句。

只是,Charles不知道该从何开始说。

终于,他想到了第一句他应该说的话了。

“像这样的事情以前也发生过,虽然次数不多……已经很久、很多年没有发生过这种意外了。”

深呼吸一下,Charles继续说道:“我很抱歉,Erik。”

Erik嘟哝了一声,Charles没有听清楚。

“嗯,我接受你的道歉。”他接着说,“可是你还欠我一个解释。”

他朝Charles投向询问的目光,又说道:“你还没有解释那个男孩是怎么一回事。”
心跳的声音也许是他的想象,因为屋外哗哗的雨声大得多了。

“……那,不是‘他’,准确来说也不是幻影,可以说是我的一部分,‘它’是我的,这很复杂……不过简单来说,它是我的执念的具象化。它的形象其实是我的不存在的儿子。”

不响,Erik都没有说话,他只是抿嘴加皱眉地盯着Charles。

“你再说多一遍?我不是很明白。”Erik问道。

Charles苦笑了一下,回答:“当然可以,我说一个较长的版本可以解释清楚。”

 

*****************

 

山雀爸爸说,即使你不小心做了什么坏事,我都喜欢你,爸爸我无论是什么样的你都是最喜欢了的哦。小山雀汤米相信它爸爸妈妈的话,欢快地喳喳叫起来。

 

 

 

TBC


评论(4)
热度(29)
  1. 私は、嘘の世界で生きてるんだ大冬瓜 转载了此文字
©大冬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