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冬瓜

大概主要是美蘇文CE文还有脑洞的存放地(。・∀・)ノ゙

【美蘇】Black Is The Color Of My True Love's Hair


Part 7

 



“请讲一下你最近的生活。”Tenma让Solo坐在一张躺椅上,这是寒暄过后她说的第一句话。

Solo稍微惊讶了一下,一个深呼吸后,他问道:“你想知道些什么?”

“没特别想知道什么东西,只是想让你说一说一些事情,你就当这是聊天,这大概能让你放松下来,减轻警戒心。你知道吗,安排我来负责你的催眠治疗师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普遍上男性对女性的警戒心比较低……”

Solo咧嘴笑了,眼角也带上了笑意:“你是想暗示这是「美人计」吗?”

“某种形式上吗?大概是吧。”Tenma也抿嘴一笑回应了。

“这看着越来越像是一次普通的心理咨询,Doctor。”

“你明白我讲的什么意思,Solo先生,我只想履行我的职责。而且,你也知道上级安排我负责你的催眠治疗是一个暂时、折衷的办法,Dr. Cavendish的计划没有终止,上头仍然有意让你参加Dr. Cavendish的计划。所以请配合我的工作。我知道你接受过一系列的特殊训练,但是现在我需要你忘记一些,可以吗?”

“嗯,当然,我的意思是我尽量。”

“很好。也许你可以说一下你工作?我知道你是一个外勤特工,我也明白以我的身份来说不应该对「公司的业务」知道得太多,你可以省略一些「非必要的细节」,Solo先生。”

“这还真是贴心呐,Doctor。”

“那我就当你是赞成我的话了。据我所知,你恢复工作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你觉得怎样?工作适应吗?”

有一瞬间,Tenma觉得Solo看着她的眼神仿佛带着一丝审视的意味,或许那只是她的错觉吧。

Solo嘴角勾起一个微笑,然后开口说:“工作适应吗?真是一个好问题。还算是好吧,我还能应付得来。只是我的工作量也相应地减少了,尤其是出外勤这一部分……”他停了下来,反倒是改口问了一句:“你不会我稍微躺一下吧?”

Tenma点点头,表示她同意,待Solo躺好之后她做了一个手势示意Solo可以继续说下去。

“几年的空白确实给了我一定的压力,可是那实际上并没有给我太多的阻碍,我能很好的完成我的工作。坦白地说,我有听到一些闲言闲语,出自一些同僚之口,说我现在的状态理应作停职处理,不适合接受任务,直至我恢复那部分缺失的记忆……我能理解他们的看法,我也同意部分的观点。不过,我也很同意Waverly先生的话,接触一些我熟悉的东西有助于恢复我的记忆。”

“我明白特工的工作之一就是与多人接触、交流,同时,尽可能少地与他人建立非必要的联系……”Tenma一边说着,一边不动声色地观察着面前的特工。

“……”

Solo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变化, 甚至眼睛也没眨一下,除了细微的呼吸声,就像是一座活着的蜡像。

她接着说:“Solo先生,请容我直话直说了,就我所见,你是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习惯与其他人保持一定距离。事实上,很多特工都有这样的习惯,只是你的做法稍稍高明一些。”

这终于让Solo起了些反应:“所以,Doctor,你认为这是一个问题?”

即使是这样的一个问题,也只是让Tenma觉得对方的语气里并没有掺杂他的个人情绪,倒不如说像是礼貌性的问候,讨论今天天气如何。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噢,倒不是什么大问题,我可能没有讲清楚,我的意思是,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面具,可以是说有不止一个面具。例如:当一个人工作时,便会戴上雇员的面具;下班了,若要和心上人夜会,便会戴上情人的面具;又或者是要和三五知己到酒馆,便会戴上朋友的面具。这是不同角色间的转换。但是Solo先生你……有一个万能面具,能这么说么?只要戴着它,就能做到不同角色间的转换。也许先生你,一直戴着同一个面具的时间太久了。”

“不过,面具终究是面具,不是吗?只有人戴上它才能展示他的作用,不然就只是一样死物而已,重要的是戴面具的人。说到面具,Doctor你听说过摩登时代的开膛手杰克吗?”

“呃,印象中没听过……”

“我想也是,毕竟这也是地方小报为了博得眼球而起的名字,确实是稍显哗众取宠了些。”

“摩登时代的开膛手杰克吗……你是想告诉我什么事情呢?”

“噢,事情是这样的,上周我横跨了大西洋去调查了几起疑似相关的命案……”

Tenma很快就听到让她疑惑的东西,叫住了眼前的特工。

“我还以为「公司业务」不包括这个?”

“请听我继续说下去,我还没说到重点呢。我接到的情报是这几起命案,或者更应该说是连坏命案是一个有组织、有计划,意图引起民众恐慌的阴谋,或者是背后有一个更大的阴谋。所以,我和我的搭档去调查了疑似那几起相关的命案,并且发现它们的却都是关连的。但我们调查不出更多的东西,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确实是同一人所为且作案时都戴着面具,奇特的面具。”

Tenma扬起了眉,向面前的特工投去好奇的目光。

于是,Solo简略地说了说他和Kuryakin在某国的A城市里调查的疑似第一起案件,之后是邻国的B城市和C城市的。

 

“这之后呢?所以你们就这样无功而返了?”Tenma问。

Solo摆摆手,说道:“我不能再说些什么了,现阶段的话,我们确实没有收集到这连环命案的背后是一起大阴谋的确凿证据。”

“虽说好奇心害死猫,但我不得不承认我很想知道这件事情的后续。”Tenma捋了捋头发,侧头瞄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报时钟。

“那么,你是怎么认为的呢?是真有其事吗?”

“这个嘛,我倒宁可相信需要处理的只是一个精神错乱者……”Solo低声说道,说出最后一个字时几乎是耳语了,Solo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逆行性遗忘确实是一个少见的病例,不过这本就不是Tenma所擅长的领域,所以一开始她就没怀有能够顺利成功的自信,而实际上事情果然不容易。

Tenma想起她第一次与Napoleon Solo见面的时候,对方拥有毫不逊色于好莱坞当红男星的英俊面容,实在让她不敢相信这样的一个人竟曾是宵小之徒(或许现在也是),而且不仅仅只是鼠窃狗偷。与Solo这样一位特工打交道对Tenma来说已经算是第一个挑战了。无论如何,这终究是一次可以证明她自己的机会。

 

当报时的钟声响起之后,Tenma又一次将Solo送出门,只是Solo没有转动门把,他停在门边。他问了一句让Tenma颇为意外的问题。

“Doctor,像你这么一个聪明的姑娘为什么要坐在这样一个小小的办公室里?我知道UNCLE的福利没有那么好,呃,总比我的老东家要好些。你不需要回答刚刚的问题,你可以忘记它。Well,下次再见,Dr. Tenma。”

然后Tenma看着Solo离开了,可是,那次的见面Solo失约了,Tenma没有等到他的到来。

 


TBC


Note: 

算是挤出一点更新了T-T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

文笔不好,还请凑合着看_(:зゝ∠)_

评论(5)
热度(15)
©大冬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