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冬瓜

大概主要是美蘇文CE文还有脑洞的存放地(。・∀・)ノ゙

【美苏】拿破仑酥饼与俄罗斯果酱茶

【亨米合本中的一篇,恭喜完售!】

Paring: Napoleon Solo/Illya Kuryakin

Rating: G

Warning:无,甜向

 

空气中漂浮着一股烘焙的香气,那是一种甜美的诱惑,即使是不爱甜食的人也会为此而食指大动。烤制糕点的人是谁?除了Napoleon Solo还能是谁呢?

Illya实在不明白为什么Solo要做这些,购买食材,戴着围裙烤制糕点,与其说他是CIA的间谍倒不如说更像是一个厨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手巧的人在厨艺这方面也比较有天分。不过,问题是他们现在不得不滞留在里昂的一间安全屋里,滞留时间还是未知之数,并且他们有着暴露身份的危险。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Solo还如度假般沉醉在他的烹饪世界里,Illya也不好评论对方究竟是格外沉着从容或只是神经大条。

 

今天Solo烤制出的茶点是拿破仑酥饼。不同于大多糕点铺所贩卖的适合胃口小的女性吃,Solo烤出来的可是分量十足、味道浓重的拿破仑酥饼。柔滑的奶油,入口即化,不觉腻口;酥皮轻盈松脆,混合着黄油与面粉的香味,还有高密度的面层让那层次分明的美味慢慢舒展在舌尖上;再加上时令鲜果所带来的酸酸甜甜的滋味让整个拿破仑酥饼的美味达到了平衡,让人会忍不住一口接一口地吃下去。

“说到拿破仑酥饼最适合搭配的就是红茶了,只不过我今天自作主张在茶里加了果酱,希望还合你的口味。”

Illya当然一早就从红茶的香气中嗅出其中的果香,那是柑橘系的果酱,果酱的甜蜜中和了红茶中的苦涩,保留其浓郁的风味,又增添了柑橘的清香。

“还不赖。”金发特工咕哝出一句,瞥了一眼同样是在享受千层酥与红茶的黑发特工,对方脸上露出十分惬意的表情,还跟着从收音机里传出来的Bing Crosby的歌声哼唱起来,那模样简直就像是在参加贵夫人主办的茶会似的。

“我烤了很多,你想……”

“Solo。”Illya叫道。

“嗯?”

“作为跟你同坐一条船的搭档,我有必要提醒你不要再将资金浪费在购买食材上。”说完,他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摆在桌上的甜点。

“你觉得不好吃!?”

“不是,味道还不错……”    

“我购买食材时都有确保其价格相宜,我不会蠢到把资金浪费在价格高昂的奢侈食材上。放松点,Illya,若你一直紧绷着,那么人人都怀疑你有什么不对劲的。对不?我们是要伪装成普通人,你还记得吗?再说,如果你认为我煮的伙食不符合你的口味,你大可以亲自下厨。”说话间,Solo已经吃完了一个拿破仑酥饼并往自己的盘子里添上另一个。

话听上去是挺有在理的。

“你想做菜是你的事,我想怎样是我的事。倒是你……”Illya顿了顿,然后接着说:“希望你记得我们都是坐在同一条船上的人。别做拖累我的事,我可不想因为你惹下的麻烦而为你擦屁股。”

“喔,很高兴我们达成了共识(we are on the same page),……”

“打住,牛仔,即使是这样,我们读的不是同一本书,甚至也不在同一间图书馆。”

“好吧。这…我也不能说我不赞同就是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一定是在想我这是享乐主义的作风。”

金发特工挑挑眉,说道:“难道不是吗?”

“你再仔细想想,Peril,人生苦短呐,吃点好吃的东西有何不可?况且,做我们这一行的,你也懂的,猜不准哪一天就会被将军,结束游戏,又或者说是蒙主恩召了。在我看来,吃点爱吃的东西已经是再微不足道的事了。生活的美好,其实在于平平常常的满足。事实上,我最喜欢的甜点是苹果派,如果会有接到自杀式任务的那天,我希望能在出发前吃上一块苹果派。”

“你的话听上去就像是死刑犯前的最后一餐那样。”

“嗯哼,感觉是差不多吧。”

“你刚刚是在引用《战争与和平》的句子?”

“唔哼。Come on,Peril,别假装你没有享受这红茶还有糕点,偶尔放松一下没什么不好的。”

“纵使你说得再怎么天花乱坠,我还是觉得你是个糟糕的间谍。”

只有Solo才看得见他的金发搭档下垂的嘴角悄悄翘起形成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诶,我才开始觉得能和你做一对好搭档呢。”他回道,脸上露出了同样的笑容。

 

多年以后,那糕点还有红茶的味道,都成为他们记忆中所怀念的味道。偶尔,只是偶尔,红茶的香气或是Bing Crosby的歌声都会成为触发他们回想起这一天的开关。

 

Fin



注:

we are on the same page这段是在文字游戏这样的双关啦。直译是“在同一页上”,表示“意见一致”的意思。这里Illya想说的是,即使他们现在看的是相同的内容(的书),但看的不是“同一本书”,表示他们虽然是同坐一条船,但这是暂时性的,因为他们分别站在不同的立场。对于这点他们都心知肚明。


评论(4)
热度(43)
©大冬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