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冬瓜

大概主要是美蘇文CE文还有脑洞的存放地(。・∀・)ノ゙

【CE】绅士房客

Part. 13



如同往常一样,今天也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至少在Charles听到门铃声响起之前他认为今天没什么不一样。

他打开门,看见一个长相俊朗且似乎是拉丁裔的男人站在屋门前。

对方看上去也挺惊讶的,足足有五秒盯着Charles没有说话。

“那个,有什么事吗?”

“呃,我是来找Erik,Erik Lenhsherr。请问你是谁?”英语说得十分流利,虽稍带口音但显得迷人。

“我是这里的房客.......”

“Charles,是什么人来了?”Erik的声音由远至近地传来,眨眼的功夫他就来到了玄关。

“是你.......”Erik的语气听上去颇为惊讶,但很快恢复沉着镇静。

“没错,是我,我认为我们可以谈一会儿。”

Erik直直的盯着拉丁裔男人没有出声,“好吧。但是......”他侧头望向Charles,”Charles你能不能到别的地方......或许散散步?你可以稍微出去散散步吗?一个半小时就可以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散步听上去似乎挺好的,那我就不妨碍你们谈话了。”

 

那是Erik认识的人,与我无关。Charles在心里这么对自己说。

出门的时候,Charles在大门口那里听到一声很轻的叫唤。

“Janos”

那把声音是属于Erik的。

 

++++++++++++++++++++++++++

 

Charles漫步于静谧的树林里,阳光透过树荫投射下来,斑斑驳驳。

他一直走,一直走,直到他的鞋底沾满了草籽花汁。

他抬起头,望向树林深处。

他记得那一天,Erik和Anya就是从树林的那一头走过来,手牵着手,头戴花环,和谐融洽的父女俩。

彼得潘和叮叮当。

Charles感到一股莫名的失落感。

Charles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其他人来这所乡间别墅找Erik,除了Angel之外。从拉丁裔男人身上的大城市气质判断,大概是以前就认识的人?不过,似乎Erik并不乐意见到那男人。Erik看起来是个平凡的单亲爸爸,绝不会是那种会树敌或是惹是生非的人…….这么想似乎不合理,这只是他主观的想法,包含了对Erik的感情,毕竟他不了解Erik的过去。

再一次地,Charles感到自己是一个局外人,一个过客。他和Erik之间的,只是一段夏日情缘。当夏天结束,秋风吹起时,他们就会回归各自的生活。当夏天结束时便会消散。Charles不会再是Erik的那个写文章的房客,他会回到那个他在大城市里的家中,是作家Charles,那个曾经饱受瞩目的青年作家。

 

够了,Charlie,别再像个小孩似的 !

 

他们都是你情我愿的成年人,他不应该这么孩子气。

 

做点什么!

 

Charles这么告诉自己。

 

当他伸手转动门把的时候,Charles强迫自己打起精神,尽量不让自己显得太过......失魂落魄。

 

这时,刚好是过正午时分不久,他举步穿过走廊,紧接着Charles就看见Anya朝他小跑过来,并且换了一身衣服——她现在正穿着一件丁香色的连衣裙。

“Charles先生!”她叫唤了他的名字,然后她在他面前站好。

“Charles先生,我们要去野餐!和我们一起去?”小小的脸上布满了兴奋的红晕。

“野餐?”Charles禁不住稍稍提高了声调。

“嗯嗯!去野餐!”

“Anya。“他俯身,双手撑着膝盖,“可以带我去找你爸比吗?“

 

Charles能看见那个巨大的柳条篮,天知道他有多久没看见过野餐篮这玩意了,哦对,大概除了在电视机或是在杂志上看到之外。

 

Erik在厨房忙碌着,只见他打开冰箱又关上冰箱,手脚麻利地将食物饮品摆在流理台上,然后又将需要的东西放入野餐篮内。并且,还有的是,仿佛是为了配合Anya丁香色的连衣裙,Erik也换上了一件淡紫色的T恤。

“嘿!”

“Charles。”Erik抬起了头,附带一个微笑。

“爸比!”Anya叫了一声,一边跑向她父亲的身边。

“爸比,我能带软糖去吗?”Anya问道,小小的脑袋塞进Erik手臂与腰部的空间里显得可爱极了。

“当然可以,小家伙。”

“那我去拿!”她几乎是小跑着跑出厨房的,伴随着她轻盈而稚嫩的笑声。

“Anya告诉我说你们要去野餐,可以捎上我吗?”Charles说,视线没有从Erik身上离开。

“你在说些什么傻话,我已经在准备你的那份食物了,你当然也要跟着。”Erik一边说一边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Charles静静微笑着,然后他回道:“这听上去似乎让我没有其他选择。”

“我不想浪费食物,所以,你最好跟着来。”

“有什么是我可以帮忙的吗?”

“唔……噢,你可以去拿一条大毯子过来吧,绿白相间,就是在楼梯旁的那个杂物房内,很容易就能看见。”

“收到。我这就去。”

“还有,记得把它抖一抖才拿过来。”

“好的。” 

他在迈步离开之前忍不住快速瞥了Erik一眼,都是因为那件淡紫色的T恤。那很旧了,想必是穿了多年的衣服了,当初那上面的紫色一定比现在的鲜亮得多,并且那上面印着——卡通图案。

Erik发现他这一小动作,他用手扯了扯胸前的布料。

“这是一件旧衣服。”

Charles站住了,对于被对方发现自己的小动作,觉得有些尴尬,但他尽量不让自己表现出来。

“你是,呃、这个的粉丝?”Charles比划了一下,他从没想到过Erik会是热衷于漫画、游戏的人。

“噢,我不迷这个。虽然我喜欢它的设定跟故事背景,可是....我不是粉丝。是大学时的一个人送给我的,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这上面印的是小磁怪。”

 

小磁怪

只是听名字就足以理解到这确实是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你现在穿也很合身呢。”

“嗯哼。你不是十分钟之前就应该去拿毯子吗?”

“OK,我这就去拿那条毯子,等我。”

 

*****************************

 

他们的目的地是位于树林间的一小块空地,那是一片长满了紫色花儿的草地,Charles甚至能感觉得到他的裤脚边沾上了花粉。

这是一幅略带奇异的景象。

林间的紫色花儿,穿着紫色衣服的父女二人。Charles早已知道Anya喜欢紫色,如果Anya说这里是她最喜爱的地方他也会毫不惊讶。

这里简直就像是属于Erik跟Anya的秘密花园。

这是私人地方,Charles觉得自己或许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这是风和日丽的一天,即使是午后这个时间点,阳光也不毒辣,气温相对宜人。

他们将那绿白相间的毯子铺在草地上,藤制野餐篮放在其上。叮叮铛身着丁香色的小裙子,跑进那片花地里,彼得潘也趟进那紫色的溪流,握住了叮叮铛的双手,夏日的阳光在照耀,让一切看上去宛如一幅色彩明快鲜艳的油画,仿佛这里就是远离尘世的永无岛。

 

就是这一瞬间,Charles把他的苦恼、悲伤、疑惑,踌躇抛到脑后,抛到他脑里最远的那一个角落。比起现在,所有一切都不重要了。

如果这一切都是梦,他希望自己不要醒过来。

 

“爸比,长大后,我想成为,这样的花朵!”女孩边喝着她爸爸递给她的果汁边问道。

“呃,这不太可能,宝贝儿。”Erik正从篮里拿出一盒覆盘子,他停住了,另一只手里一小袋水果干。他显出一丝慌乱。

“为什么?你说过,我长大后想成为什么都可以。”Anya不解地眨着眼睛,从她爸爸手里拿过那袋水果干,小小的手迫不及待地伸进密封袋里拿出一块果干。

Charles呵呵笑了起来。那只是修辞手法。

 

“因为……花是植物,你是动物,从动物转变成植物,这可不太容易。”

女孩的嘴巴半张着,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半天也没把话说出来。

“…用魔法还可能吗?”

“呃……”Erik向Charles投向求助的眼神,而这一次,Charles作出了回应。

“嘿,别听你父亲说的。你长大后当然想成为什么都可以。”

小女孩的眼里一下子就燃起了希望。

“真的吗?”

“当然,小家伙。也许是以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一种不同的方式。但是在实现之前,你需要知识。”他顿了顿,这回轮到他拿过Erik手里的东西。Charles打开那盒覆盆子,取出一颗放进口里,酸甜的味道立刻溢了出来。他有另取了一颗放在自己的掌心摆在Anya的身前,女孩拿了起来。

“不过,你需要知道的事情可不少。”他让女孩摊开手掌,他将一颗覆盆子放在她的手心里,拿出另一颗接着放,然后又是一颗。

“当你知道的事情足够多,你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可是......可是,我想现在就知道做到的方法,Charles先生!”

“Anya......”Erik轻轻叫唤了他女儿的名字,语气稍显无奈,但没有丝毫责备的意思。

“Anya,我的年纪比你大对吧。”Charles说。

女孩点点头。

“即使是我这个年纪,我也不敢肯定我知道足够多的事情,更何况是你呢。你想知道实现的方法就只能由你自己寻找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你懂的事情就会渐渐增多,我跟你父亲都是这样过来的,事实上,所有人都是这样的。所以,请你耐心等待那一刻。”

女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将手里的那一把覆盆子逐颗摆进嘴里咀嚼起来。Erik、Charles则心照不宣地相视而笑。

 

他们看着Anya在不远处追逐着一只蓝纹蝴蝶,微风吹拂,亲吻他们裸露在外的皮肤。

“Erik,我想……”他说。

风在吹,树在动,虫在鸣。

Erik在看着他。眼神稍带疑惑。

片刻后,他重新找回自己的声音:“我可以延长租期吗?”

“只是这个?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Erik咧嘴一笑,拍掉之前沾在手上的草叶。

“我和Anya都习惯了屋子里多了一个人,我的意思是,你甚至不必特意来说服我,我们都喜欢你的陪伴……”

“真的?”

“嗯哼。租期的话,你想延长多久都可以。”

“Erik Lehsherr,我真想吻你!”

然后,他真的这么做了,他的脸突然靠近,飞快地往Erik的唇上啄了一下。

风在吹,草在动,虫在鸣,Anya仍然在不远处玩耍着。

 

我想静静地听你的呼吸,

永远清醒在这甜蜜之中。

 

TBC


评论(6)
热度(52)
  1. 草草大冬瓜 转载了此文字
    绅士房客(Charles/Erik,现代AU,作家Charles,单亲爸爸Erik) Summar
  2. 私は、嘘の世界で生きてるんだ大冬瓜 转载了此文字
©大冬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