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冬瓜

大概主要是美蘇文CE文还有脑洞的存放地(。・∀・)ノ゙

【美蘇】Bright-Eyed Honey 番外二(Alpha!Solo/Omega!Illya)

 

平心而论,Solo觉得他的新同事,Illya Kuryakin的长相尚算不错,要不是红色恐怖整天板着脸又或是凶神恶煞的样子,Solo甚至想用甜美可爱来形容他的长相。

不过,他是谁,他可是Napoleon Solo,纵横情场多年的Napoleon Solo,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从眉目清秀的纤瘦美少年到清心寡欲的高岭之花;从容姿姣好的小家碧玉到放荡性感的交际花都没有一个能逃出他的手掌心。要是他决定追求红色恐怖,那能有多难?只不过……

只是Solo有太久没有感受过有朋友的陪伴了,而Gaby跟Illya,他必须承认他们是他经历很长一段时间后才交到的朋友。至于其他人,那些只是以朋友相称的利益关系者而已。

这就是棘手的地方,这不是一般的色|诱任务他不想失去他和Peril之间的友情,他不想伤害Illya,但他也更不想被CIA伤害。Solo清楚知道CIA的眼睛仍然注视着他。

两全其美的办法并不是没有,只是他暂时还没有想到而已。Solo在心里如此安慰自己。

 

++++++++++++++++++++

 

然后有一晚,他们三人需要出现在一场上流社会的舞会里。事实上这次的任务相当简单,他们都当这是Waverly给他们安排的一次放松的机会。

 

既然是上流社会的舞会,在着装上自然马虎不得。向来注重个人着装的Solo对此当然是得心应手,很快准备好一切。他们是三个人分享一间很大的连通两室的酒店房,不久之前,Gaby就拉着Illya进到盥洗室里面不知道要捣鼓些什么。

当Solo回到房间的另一边时他正好看见Illya被Gaby推着走出盥洗室。

Solo从来都没有见到Illya如此盛装打扮过。Illya穿着剪裁合身的黑色双排扣晚礼服还戴着丝质领结,他梳着与平日不同的发型,显得高雅而清爽。眼尖的Solo甚至瞥见了Illya还戴着一对宝蓝色的珐琅袖扣。

 

他的头发,他的西装,还有从他身上飘过来的淡淡古龙水香味,不足以将他本身的Omega气味完全掩盖住,就像是用一种不起眼的方式展示自己的魅力,足以引起多数人的注意,但在人群之中又不会太过显眼。要说他没有一丁点心动那是不可能的。

 

Solo走上前在Illya跟前站定,开口说道:“你今晚看起来真完美。”他不由得称赞起来。

“我还以为你不懂得如何穿衣服。红色恐怖。”

Illya眨眨眼,在Solo看起似乎是故作镇静,可是他嘴角微弱的笑意出卖了他,他回答:“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吗?每天都穿得像是要去参加一场正式而隆重的派对?我当然懂得如何装扮自己。我又不是三岁小孩。”

“喂喂,他很完美。那难道我看起来就不怎么样吗?“站在一旁的Gaby微微噘嘴插话说道,身穿一袭飘逸的翠绿色长裙和挽着发髻的她看起来可爱又不失妩媚。

“怎么会呢。你看起来格外明艳动人。等等,我有办法能让你更加迷人。”说完他便从口袋里掏出一条样式别致的手链。

“想我帮你戴上吗?”Solo问。

“嗯哼。”Gaby点点头并伸出一只手,在戴上的过程中,她顺口问了一句:“这是从哪位太太小姐身上得来的吗?我怎么没看见(你是什么时候下手的)?”

戴好之后Solo吻了吻她的手背,答道:“难道你不喜欢它吗?”

Gaby就当他是默认了,她摇摇头,回了句短短的“喜欢”就开始欣赏起新得来的手链。

站在一旁的Illya将刚刚发生的一幕看在眼里没有发表任何评论,只是Solo发觉他看着他的眼神又转为往常那般冷淡。

“我看,大家都准备好了吧。”Solo说。于是他们一起出门,Gaby挽着他的手而Illya跟在他们的身后。

 

++++++++++++++++++++

 

事实上,那一晚在舞会上Solo根本制止不了自己不去寻找Illya的身影,即使他理应与太太小姐们又或者是绅士先生们跳跳舞、聊聊天、调调情,但是邀请红色恐怖跟他跳一支舞的想法一直在他脑里盘旋。也许他应该邀请他的。

 

Illya是Gaby今晚的护花使者又或者说Gaby是Illya的护花使者,他们互相照看。鉴于今晚要接近的目标人物是一个疑心颇重的男性Alpha,这一下子就排除Solo剩下Gaby和Illya两个选择了。Illya比较手拙而Gaby顺手牵羊的手法比他略胜一筹,所以偷地库钥匙的重任就落到Gaby的肩上了。

 

说来惭愧,理应是专业撬锁人的Solo却打不开此次需要打开的地库,盖因这地库的门锁是由一流的机关师设计的,除了一组转盘密码还需要用一把特制的钥匙才能打开。对此,他们只能选择复制钥匙这一选项了。

 

按照计划,Gaby首先抛下她无趣乏味的友人Illya跑去跳舞,找到与目标人物——地库钥匙持有人Graven Nystrom攀谈共舞的机会。然后当然的是在共舞期间将GravenNystrom身上的钥匙偷出再将钥匙偷偷转移给Illya,Illya用钥匙在一块事先准备好的黏土上摁出钥匙印子就有了复制钥匙的模具,最后是由Illya偷偷将钥匙滑进Nystrom的口袋里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样子。(*)Solo坐镇全场,万一出了差错再由他这个老手出马。

 

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不过就算是再简单的任务都会有出乱子的风险——Illya在归还钥匙的中途被一个舞会上的宾客挡下来了,不客气的说就是厚着脸皮的死缠烂打。Solo自认为这就是他出场的提示了。

 

他从自助吧台那里拿起一杯香槟从容地穿过三三两两的人群一路走到Illya那儿,再‘不小心’地将香槟泼到那人身上。

“喔,天哪,我怎么可以这么不小心。真是太抱歉了。”

Solo说着道歉的话,可是他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歉意。

“我真是太不小心了,我记得我身上有带手帕……“

那人恼火地试图用手去抹洒在他西装外套上的酒液,那只是徒劳。

“怎么搞的!“Solo看得出这人在极力忍耐不说脏话,相当好的涵养,只是他选错人来搭讪了。

Illya意会地绕过他们,继续朝Nystrom所在位置走去。

Solo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Illya离开的方向。危机解除。

 

摆平了那位路过的搭讪人后,Solo却看见Illya在和那个Graven跳舞,那是Solo第一次看到Illya跳舞,令他惊讶的是——Illya的舞姿看上去是那样地从容和优雅,如同王子一般。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Solo觉得时间停止流动了,又或者更应该说是他周围的一切事物和人都暗淡下去,舞池里只剩下Illya在独自跳舞。Solo记起他第一次见到Illya,那是在东柏林;第二次在西柏林近距离见到Illya时,他还差点被对方杀死;还有Solo第一次真正地嗅到Illya闻起来是怎样的…….

那还是在罗马的时候,那时,他们都站在酒店的露台上,Illya用的抑制剂恰好失去了药效,那感觉就像是面对一壶刚冲泡好的花草茶,由沸水的热力引导出来的非常非常淡的香味随着南欧的微风朝他扑面而来,渐渐地那股香味变得浓烈起来,闻起来更加清晰,那闻上去非常非常地Omega。直到那时,Solo才想起Illya的生殖属性,不是那个作为Gaby的Beta未婚夫而确实是一位算不上是娇俏可人但长相很对他胃口的Omega。

就是这一刻,Solo决定要和Illya跳一支舞,如此良夜,错失这样的机会实在可惜。

 

他走进舞池,找准时机从Nystrom手里解救出Illya。

Solo借故说之前已跟Illya约好要跳舞了,Nystrom也非常有自知之明地松开手,他甚至要比Solo矮一截,Solo肯定他应该不到六英尺高,这大概使得Nystrom的脖子非常难受。

 

当Solo握上Illya的手在舞池里翩翩起舞时,他不禁冲着对方窃笑一下。

 “你跳起舞来,比我想象中得要擅长一些。”Solo猜测Illya非常可能在他那短暂的童年时代里就已经在舞蹈课上学习过如何跳交际舞了,说不定还有礼仪课、针黹课,还可能曾在全Omega的寄宿学校就读过呢。

“这是什么意思?夸我还是损我?”

“当然是夸你。尽管Gaby跟我说过你跳舞很烂…….我现在觉得我之前的想法稍稍有些先入为主了。“

Illya挑了挑眉,“嗯哼我不记得有答应过跟你跳舞。”

“那你是宁愿和他跳舞也不愿意和我跳啰?”

“我可没这么说。”

“难道你不认为由Nystrom来做你的舞伴稍嫌矮小吗?瞧他那副身板,我真担心他的脚会惨遭蹂躏。那个,我没有贬低你的意思,但这很明显的是,我是一个更好的舞伴。再说由我来领舞你跳得更好了不是吗?“

Solo感到Illya搭在他手臂上的手稍微捏紧了一下,他眨眨眼然后挤出一丝狡黠的笑容。

“言下之意,那你的意思就是我就不能带领你的舞步啰(you're too big for me to handle)?容我提醒,我的力气可不小。“

听到这句Solo觉得他几乎被自己的口水给噎住了,他还是第一次听到红色恐怖说这样的俏皮话。

恢复镇静的Solo回道:“咳,我可没那么说......既然如此,你想试试吗?“

Illya眨眨眼,似乎是在思考这个问题,在水晶灯灯光的照射下他平日略显黯哑的金发此时显得明艳照眼,仿佛还有层模糊的光晕。

“唔,我会考虑的,但不是今晚,毕竟,我们还有一个任务要完成。“

这还是令Solo有些惊讶,他本是说笑而已,没料到Illya会没有拒绝他。

很好,Solo猜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

.

.

.

.

.

.

.

.

.

.

注:(*)是《纵横四海》的梗


因为番外一而想写写他们是怎样在一起的于是有了这番外二,说不定还会有番外三_(:зゝ∠)_

.

.

.

.

.

.

最后写到的关于谁来带领舞步的那段,事实上并不是说他们下次跳舞时Illya要领舞啦,而是说啪啪啪的邀请(?)——Solo暗示可以由Illya掌握主导权,在床上的时候......【因为有人觉得不太像是两人互相色诱,所以就解释一下那不是跳舞的邀请啊w(゚Д゚)w
都怪我写得太含蓄,不够暧昧了吗(?!!
by 感觉番外变成正文的作者

3.21



评论(7)
热度(39)
©大冬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