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冬瓜

大概主要是美蘇文CE文还有脑洞的存放地(。・∀・)ノ゙

【美蘇】友达以上(四)——完结

(四)

 

Illya默默地将电话放回原位,是Solo打来的电话,说他已经回到纽约了,还说明早他们可以在老地方一起吃早餐。

Illya没有想到Solo会提前结束度假,他以为Solo还会在外面继续风流快活多一会儿。而且,Solo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奇怪、不自然。他希望那是因为Solo又勾搭上哪位空中小姐,Illya真不愿想象电话另一端可能会有的场景,但可能那只是一般的舟车劳顿引起的疲惫。

无论怎样,Illya希望Solo这次带回来的手信不要太过于稀奇古怪。

 

*****************************

 

咚咚咚,咚咚咚

六点四十九分,有人在敲门。刚刚换好衣服的Illya从自己的卧房走出来,顺手整理了一下腰上的皮带,并暗地里希望敲门的人不是邻居的小孩Toby。最近Toby那小子是越来越不怕他了,前一段时间竟然敢跑过来乱敲门恶作剧。

门打开后,出现的人是Napoleon Solo。

“早上好啊~~”笑眯眯的脸让Illya有一瞬间对现在的时间产生了怀疑。

 

没有错,现在还不到七点。

Solo还是一丝不苟地一身西装头抹发油,看上去十分清醒,只是他下颚左侧有个不起眼的小伤口。

 

“你已经准备好出门了吗?”

“我还没有刷牙……”

“噢,我等你,所以…你不邀请我进去坐一坐吗?”

“可以进来,但是我不会倒杯茶来招呼你。”

“当然不用这么麻烦啊,我们等一下就会去吃早餐了吧。”

“那就请自便。”

 

Illya侧身退向一旁,腾出适当的空间让Solo进门。他眼看着Solo径直穿过不大的客厅走向房间另一头的四方木桌,然后拉出一张椅子坐下。

“去吧,不用太在意我,我可以照顾好自己。”

Solo仍是笑眯眯的样子,Illya看在眼里,却觉得有不自然的地方。

然而Illya没有做声,他转身走向了房间另一头的浴室。

 

*****************************

 

他们在吃着早餐,Illya觉得他的美国同事绝对有点奇怪。

Illya想暗中观察一下对方可是发现Solo有偷偷看向他只不过很快就转移视线,眼神飘忽……就像是欲言又止。

当Illya解决掉最后一口烘蛋饼,他抬眼正好看到坐在他正对面的Solo半心半意地用叉子戳着餐盘里的薯饼。

Illya垂下了眼帘,盯着手边的咖啡,白色的瓷杯盛着棕色的液体甚至还在冒出一缕热气。最终他拿起了那半杯咖啡,他啜饮起来,苦涩与醇香同时在他的口腔内打起转来。他始终喝不惯咖啡,但是受到Solo的影响,他偶尔也会喝一两杯。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忘记对我说?”Illya问道,可是Solo却一脸茫然地看着他。Illya用鼻子呼出一口气,心里想着这副样子的Solo该不会所谓的旅行后遗症吧?然后他又否定了这个假设。他跟Solo一起工作了这么久,这点小毛病他从来都没在Solo见过。

 

“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忘了要给我?例如说一个无聊的纪念品?其实没有也没关系,我只希望这次的不会再是手工粗糙的工艺品。给我一个惊喜吧。”

Solo脸上的茫然散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尴尬的结巴:“呃,噢,纪念品!我呃,唔,事情有点复杂,我忘了纪念品的事了……”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只是顺口问问而已。就如同我刚刚说过的,没有纪念品也没关系。”

“可是,这不太好吧,毕竟上次我们面对面时我说过要给你纪念品……啊哈!我想到一个好主意!让我对你做点补偿吧,我可以给你买点什么当作是忘记买纪念品的赔偿,你觉得怎样?”

“这个……真不需要。我不是小孩子,Napoleon,我不会因为没有人给我买玩具而大吵大闹。”

“你在说这个的时候,我就已经觉得你是在怪我了。你就当我是像个孩子一样任性一回吧。”

“好吧,反正我也没什么损失。”

Illya看着他,一丝狡黠的微笑重回牛仔的脸上。有那么一瞬间,Illya为自己冒出‘Solo有事隐瞒他’这种想法感到有些可笑。

绝对与旅行后遗症无关。

 

*****************************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等我们到了你就会知道了。”

 

Solo感觉Illya的一切都在搔弄着他的心。敲门之前,Solo觉得自己紧张得就像是要上战场一般。这种紧张感有太久没在他的身体里出现过了,更别说让他紧张的人是一个男人——Illya Kuryakin。他甚至紧张到不小心被刮胡刀刮破了一点皮肤。当Illya把门打开,Solo看见他的刹那间一切都了然了,Solo开始想不明白为什么以前的自己没有发现。

 

他们再次坐在Solo的私人轿车上——雪佛兰英帕拉,Solo载着Illya离开了餐室。

他记得他是怎样和Clyde在酒吧里谈笑风生,只是现在的他喉咙发干,几乎说不出话来,让Solo觉得自己是否丧失了说话的能力,而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Illya就坐在他旁边的缘故。

Solo认为自己现在有两条路可以走,尽管他已经在脑里推演过多种情况了:一是,直截了当说清楚他对他的感觉,最坏的情况只是被Illya揍趴在地而且还很可能会眼冒金星,或者简单来说他们会拆伙。二是,忘掉这一切,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让那份感情渐渐在他身体里冷却然后消散,他们仍然会是UNCLE的最佳拍档,他们仍然会是好朋友,他会保护他就像一个好拍档应做的那样。

 

这真是他妈的难搞!

 

Solo曾考虑过试着追求一下Illya,可是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尽管他和男人在一起过,可是他从没追求过一个。那也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况且那不需要他虏获对方的心。所以他很快就决定了还是女性比较适合他,而且还能避免许多麻烦。

 

Solo把车泊在一家唱片店的门前。

“这就是你想来的地方?”Illya双手插在夹克的口袋里,透过明净的玻璃窗目不转睛地盯着店铺里头。Solo忍不住微笑起来。

“是的,而且我猜你应该来过这儿吧。让我们进去吧。”

 

事实上,Solo认识这家唱片店的老板,他们不算是很熟悉,更多地像是朋友的朋友。不过,Solo可是一个能够对自身魅力运用自如的男人。一段时间之前,他拜托了店老板帮他一个忙,劳烦他留意一张Miles Davis的专辑。Solo本想将这张唱片作为生日礼物送给Illya,

现在看来计划有些许的变动。

 

看着双手拿着那张黑胶唱片的Illya,Solo觉得对方脸上的微笑简直像是比向日葵更加耀眼,而且还觉得自己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准备好让它成为你的收藏品之一吗?”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现在都坐在Illya的公寓里,从唱针流淌出来的乐声充盈着这间朴素的公寓。Illya甚至心情很好地介绍了他现在的唱片收藏。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这份礼物。喔,还有那个,我猜你一定很喜欢。我旅行时去过一间小酒馆,里面有个爵士乐乐队。”

“噢,是吗。”俄国人的好心情仍让他的脸庞保持着好看的微笑。

“即使像是我这样的门外汉听客都觉得那是一个相当不错的爵士乐乐队……你应该跟我一起去那个海滨城镇的,而且你还应该见见Clyde那位年轻人。”

“Clyde?”Illya的面容放松又不失专注,聆听着Solo的讲话。

“对,Clyde,就是这个名字!信不信由你,不过他真的……”

 

于是Solo将来龙去脉都告诉了他,当然是隐藏了部分事情的版本。他讲了那件“小意外”是如何发生的,他和Clyde又是怎样一见如故投契地聊起来。Illya都默不作声地听着,甚至连眉毛也不抖动一下,若不是他的眼睛偶尔眨几次Solo甚至想伸手试试搞清楚他到底有没有呼吸,还是只是一个没有生命的玩偶。

 

可是接下来Illya的反应,Solo是怎么也没有预料到的。他爆发了。

“Napoleon Solo!你是疯了吗?!”

“我…什么,疯了??我刚才说错了什么吗?”

Illya走到Solo跟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Solo,这股压迫感令Solo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

“说错了什么?你难道就没有想过那个人是来杀你的刺客吗?!你就没有想过那个叫Clyde的人长得跟我为什么那么像?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他接近你是居心叵测的吗?!你真是蠢透了!头脑简单的牛仔!”

一时之间,Solo被Illya说得哑口无言,他只看得见Illya眼里燃起的暗蓝色的怒火。而且他被那么一吼,Solo觉得自己心跳又漏跳一拍了。

“你也不想想我们工作时面对的是什么人,又结下了多少仇家,首当其冲的就是THUSH。如果那个Clyde是他们用某种手段得来的,特意去取你的命,恐怕你现在已经可以埋入六尺之下的泥土了。”

“……没事的,”Solo找回自己的声音,“Clyde是个一般的好人。”

“不,这不好!”Illya开始在不大的客厅里来回踱步,Solo突然感到心里仿佛流进一股暖意,因为Illya是如此地担心他。正因为如此,他头脑一热就把心里的感觉都说出来了。

 

“我觉得我爱上了你,Illya。”

金发的俄国人吓得猛地转头看向他的美国拍档,鲜少显露情绪的脸庞出现“你他妈刚才说了什么我没有听错吧”的表情。

“我知道我在你面前是个蠢蛋,但你得要知道我说的都是实话。我也知道我发现得太迟了。现在你想怎样都可以,打我也可以,可是别打脸啊,要是你想说些难听的话也可以,我都准备好了。”Solo站了一起,慢慢走到已经完全处于震惊状态的Illya面前。

良久,Illya才开口说话了:“你骗我。”

“不,我没有。”

“不,你骗我。”

Illya皱起了眉,“你指望我在你说过你遇见了我的二重身之后还相信你刚说的那番话?我像是那么好骗的人吗?”

“是是,我知道你好歹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一流特工。”

“嗯哼,你清楚就好,那你就不要开这样的玩笑啊。还是一个不好笑的烂笑话。”

“都说了我没有骗你了啊。”

“快快承认,我还可以饶你一命。”

“为什么你就不能相信我呢,Illya?我说的都是大实话啊。”

Illya双臂环胸,竟然冷笑了。“我相信答案已经很明显了,看看你自己Napoleon,一个标准的花花公子,说难听一点就是登徒浪子。凭什么让我相信你突然改变了口味?”

Solo的一口气哽在喉咙处,他堂堂情场高手从未试过告白得如此困难,他只是要一个干脆的了断而已啊。

“唉,我要说什么你才能相信我啊。”他气馁了,嘴里喃道:“你要不干脆拒绝我,要不说些回应我的话啊。”如果我们无法拥有彼此,那我只能幻想了。这句他憋在心里没有说出口。

“你亲我吧。”

“??????等等我没听错吧。”这回轮到Solo出现“你他妈刚才说了什么我没有听错吧”的表情。

Illya还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如果你敢吻我,那我就信你说的是实话。”

是说真的吗?Solo突然觉得喉咙有点干。

“咳嗯,那你先把眼睛闭上。”Illya果然闭上双眼了。

Solo觉得自己的手心好像在冒汗,但他还是二话不说先亲了再说,以防Illya突然反悔。

那只是一个比轻吻稍稍湿一些的吻,不知是出于一时的惊讶还是其他什么,Solo竟发觉Illya的嘴唇稍微分开了些,他才斗胆把这个吻加深些少。

回过神来,Solo就看见一个双唇微湿并且面红耳热的Illya Kuryakin。

 

“好了,我信你。我也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脸颊泛红的俄国特工用手背擦了擦唇上的水渍。

“太好了。”

“拿好你的外套,牛仔,我们去你的家。”

“呃,这个,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Illya对他翻了一下白眼,脸上的红晕还没有完全褪去。

“嗯哼听不明白?你家的床更大而且还隔音效果更好,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或许是幸福来得太突然了,足足过了有一分钟后,Solo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烟花的幻觉。

直到他们出门时,跟在Illya身后的Solo还能瞧见对方微微泛红的耳廓。

 

FIN


预告:小番外~

评论(2)
热度(33)
©大冬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