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冬瓜

大概主要是美蘇文CE文还有脑洞的存放地(。・∀・)ノ゙

【美蘇】Black Is The Color Of My True Love's Hair

Part.3

 

Solo在橱柜里找到一瓶威士忌,又找到了一只玻璃杯,他往杯子里倒入约二指高的威士忌。

然后拿着酒走到了起居室,墙上的两盏壁灯散发出浓汤般的黄光。他在一张沙发椅上坐下,把手里的酒杯举到唇边,分三口将杯里的威士忌喝完。不久就有暖意从胸口和喉头散开,渐渐地连脚趾都温暖起来。他左右摇晃着脑袋,舒缓一下颈椎的疲劳,然后再次环顾起四周。

 

Solo发现自己的“新家”可不是什么别致的温馨小屋,而是在顶层的高级公寓,从起居用品以及家具装修看来,他的品味并没有多大变化,这是一个好消息。Solo已经简短地摸索过他的这个“新家”了,非常典型的单身汉住处,甚至找不到一双丝袜,唔,仔细想想的话,是有点奇怪……

另外,还有一部黑胶唱碟机,一沓黑胶唱片,其中有好几张是爵士乐的:John Coltrane,Charles  Mingus,,Wayne Shorter,Miles Davis……

看来这几年他的唱片收藏丰富了不少,尤其是……似乎爵士乐成为了他的新宠儿。而且,人确是会改变的,他变得热衷于爵士乐就是最好的证据。

 

所以,爵士乐是我的新爱好吗?Solo推想道。

 

随后,他挑了一张唱片,当唱针接触到黑色的赛璐珞质地时,唱片旋转,乐声悠扬地飘散至公寓的各个角落里,Solo为自己再倒了一指高的威士忌,然后他记起自己忘了那部电影的事了。

 

***********************************

 

今早吃过早餐之后,Solo向Kuryakin提议领他到自己经常出没的地方转一转,反正已经填饱了肚子,Solo也觉得闷在病房里有几天了,倒不如到四处走动走动,兴许能回想起一些片段。

 

Kuryakin载他到了一个公园,那是一个很好的地方,空气清新,景色优美。

当他想Kuryakin问道以前的自己是不是喜欢来这个公园,金发特工却摇了摇头,回答说就他所知,也许只有几次;然后Solo又问对方为什么带他来这个公园,Kuryakin说他是个还在休养期的病人,来公园散步对他而言是一件有益无害的事;Solo又问……Kuryakin嫌他烦,觉得他的问题太多了,Solo说他只是想知道那位名字叫Gaby Teller的女性现在情况如何了,Kuryakin说她一切安好,她人现在正在某处执行任务。

 

***********************************

 

Solo翻阅过部分他加入UNCLE以来的任务档案,和他同时期加入的除了Kuryakin,就是这位Teller小姐了。似乎加入UNCLE的初期,他们是一个三人小队,但是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与他有关的任务档案里就少了她的名字。Solo还躺在病床时曾经向一位护士(Dana,一个朴素的棕发姑娘,但是有一双可爱的绿色眼睛)打听过关于Gaby Teller的事。据说,Teller现在和另一位女特工拍档,June Copper。就Dana所知,她在医疗部工作已有八个月了,而Teller小姐和Copper小姐已经搭档很久了。最后Solo问她是否认识事故前的他时,这位朴素的棕发护士抿嘴一笑,回答当然认识,并说,Solo引用她的原话“我当然认识你,Solo先生。大概在这里工作的人都认识你,你的人缘可好了,非常绅士。并且就我所知,你也很受姑娘们的欢迎呢。”

 

“所以,亲爱的Dana,我现在是单身呢?还是……??”

听到这个问题,Dana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睛,答道:“噢,这个吗?我认为你是单身。不过其他姑娘有其他说法……我只是道听途说,有人说你是金屋藏娇,也有人说你有一个相当害羞的恋人……”她的声音越说越小,“我似乎不应该当面说你的八卦?”她的双眼微微瞪大,害怕似地看着Solo。

“没什么关系,Dana,我可是失去了一部分记忆的病人啊,你只是说出你所知道的罢了,这样并无不妥。那么,你还有什么可以告诉我的吗?说一点八卦也无妨喔。”他的浅蓝色双眼对视着Dana的一双绿眸,眼里带着些许疲倦的笑意。Dana知道Solo先生有一双算不上是十分清澈透亮的蓝眼睛——虹膜异色症,一开始Dana觉得那点褐色就像是污渍,但就是禁不住多看两眼。

Dana清了清嗓子,说道:“那我们只能再聊一会儿,我不能让你太累。”

 

***********************************

 

Illya Kuryakin……该怎么说呢,Solo总觉得Kuryakin有些拒人千里,对他有些冷淡,让Solo不禁猜想他们之前是不是有些误会或是摩擦才造成这种冷淡。Solo希望他们之前的不和不要太大,毕竟他们可是做了好几年的搭档了,Solo也指望他说的某句话里可以让他想起某件重要的事,然后他就可以逐渐找回其他的记忆了。他的医生说,他暂时还不能进行催眠治疗,因为这可能会引发起严重的脑损伤的后遗症。

 

Solo正站在池塘旁喂鸭子,他回头望了眼坐在后方长椅上的Kuryakin,手上正拿着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一本读者文摘,貌似正看得津津有味。为了不让视线相交,Solo很快转头重新看着池塘里的鸭子。

 

Solo希望他们之间的隔阂不是因为Gaby Teller,Solo知道自己已经有太多次因为女人而惹上麻烦了,可是当他问道Teller的事时,Kuryakin的表情并无发生异样……

 

“嗳,我去一下那边的公厕。”Solo直起身对身后的Kuryakin大声喊道,Kuryakin朝他点点头便继续看他的读者文摘了。

 

这感觉有点糟糕、有点奇怪,好像把我当成犯人似的。Solo一边走一边如此想道。

 

除了需要洗把脸清洗一下,其实Solo更需要理清在这个时期他该怎样做。

首先,得要和Kuryakin友好相处或是取得他的信任,这是毫无疑问的。天知道他以前是怎样和这人相处的……

也许,他以前取得过对方的信任……Solo想如果Kuryakin能够亲切对待他,大概也就能让他确切感受到他们是一起出生入死过的搭档。不过,奢望一个苏联同志能对他亲切些似乎又有些不切实际。

其次,Solo还觉得自己需要和Gaby Teller见一面……

 

忽然之间,Solo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胸口传来一股恶心感,他的手不得不扶在洗手盘上稳住自己。恶心感以及晕眩感很快就散去了,他听着自己的呼吸声与外面草坪上传来的雀鸟的鸣叫声渐渐融合。

 

有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问他还好吗,需不需要帮忙。Solo摇了摇头,然后他拧开了水龙头,掬起几捧水泼在脸上。

后遗症。Solo心里想道。感觉到脸上的水珠在下滑,最终滴落在洗手盆里。Solo掏出衣袋里的手帕擦了擦脸,开始回想刚刚发生的只有几秒钟的不适:晕眩和感到恶心而已,并没有头痛、呕吐。

 

他摸了摸口袋里的药瓶,那是医生给他的止痛药。他的头痛已经好了很多,不过医生叮嘱他如果有剧烈的头痛就应该立即复诊。他将手帕塞回口袋里,随后走出公厕。

 

***********************************

 

不知何时,萨克斯风的声音停止了。Solo回过神来,深呼吸一口气,手里还拿着空了的玻璃杯。

Solo仍然觉得Kuryakin有点古怪,与他是苏联人或是共|党无关,不是因为他的身份,而是……Solo说不上是为什么,总之就是觉得他有点古怪。

 

Illya Nickovetch Kuryakin,前KGB特工,是从特种部队转任到KGB的,是KGB史上最年轻加入也是三年内最杰出的特工。父亲曾是莫斯科高官因贪污而被流放西伯利亚,至于他的母亲,父亲离开了,剩下他们孤儿寡母的,Solo也不用再多想了。并且,据Dana所说,相当英俊。

 

TBC


评论(4)
热度(18)
©大冬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