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冬瓜

大概主要是美蘇文CE文还有脑洞的存放地(。・∀・)ノ゙

【美蘇】Black is the color of my true love's hair

Part.2

Summary:Solo失忆了,Illya隐瞒了他们曾是恋人这一事情。



黑暗中Solo仿佛听见了熟悉的旋律,那轻柔的歌声,Solo记得这是他母亲经常哼唱的小调。
孩童时期的Solo常常看到他的父母在客厅翩翩起舞,他母亲温柔地笑着,偶尔会发出低低的笑声,他父亲也会跟着哼唱起来。轻轻摇晃,旋转,裙裾飘起。有时,他父母会拉起他的小手一起跳舞,年幼的他舞步笨拙,他的母亲和父亲是他最早的舞蹈教师。在Solo的儿时记忆里,与喜欢的人随歌而舞和浪漫画上了等号,这是他对何为浪漫的第一印象。

Solo知道自己是睡着的,站在黑暗与梦境的边缘,意识将要清醒,就像是水滴滴落在水面,荡起了波纹,然后水面上冒出了小小的水花,他醒来了,眼皮缓缓睁开,水花已将水纹模糊了。

今天是Solo可以脱下病服回家的日子,然而,他对‘他的家’可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有人轻咳一声,才让Solo惊觉还有另外一个人在这间病房里。
是那个Illya Kuryakin,Solo对这个人也是没有什么印象。
自从那天Solo醒来之后,他就没有再见过他这位俄国拍档了,今天是第二次见面,又可以说不是第二次,反正他不记得了。
这次,Kuryakin穿着较为休闲,外穿一件轻薄的黑色夹克,底下露出的是蓝黑格子衬衫,一顶鸭舌帽遮住了他的金发。
Solo知道Kuryakin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俄国人是负责送他回家的,昨日他已经被告知此事,还有其它。
就跟Solo想象的一样,Kuryakin说话不多,Solo真想不到以前的他是怎样和Kuryakin相处的,大概是他负责动口,对方负责动手。
他换好衣服,拿好行李(不对,他没有行李,应该说是随身物品,就连他身上这套干净衣服也是Kuryakin从他家里拿过来的)跟着Kuryakin来到一辆黑色的雪佛兰前。
“这是你的车?”Solo问,一边以欣赏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黑色轿车。
“是你的车,上车吧。”Kuryakin回答,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然后打开车门。
“噢,我的车。”Solo总想着,或者说是以前想着(失忆症这玩意可真麻烦!)拥有一辆凯迪拉克,不过替Sanders做事时他在美国本土逗留的时间总是不长,而Sanders提供给他的代步工具只是一堆破铜烂铁(也不总是破铜烂铁,任务期间,Solo都能得到配置很好的代步工具,甚至是爱快罗密欧)。
“那你的车呢?”Solo又问,这时他们都在车上坐好了。车内相当宽敞,车上多了他们两个身高超过六尺的成年男性仍显得绰绰有余。
Kuryakin发动了引擎,然后才说:“我没有。我开公司的车,准确的说我和你开同一辆公司车。” 
“所以,为什么是你在开我的车呢?”Solo表示不解,但显然这惹怒了Kuryakin,至少Solo是这么认为。Kuryakin偏过头来,正用一种‘你他妈是在跟我开玩笑吗?!’的凌厉眼神看着Solo。
“你是一个还需要休养的病人,你可以把我当是免费的司机。”
“好吧。”Solo尝试着用一种较为轻快的语调应道。以前的他一定跟这个Kuryakin有一套固定的交流模式,首先他需要摸清这套模式的框架。

本以为Kuryakin会将他送回家,可是对方却将车停在了一家普通的餐室旁。

“下车吧。”Kuryakin淡淡地说,“你还没有吃早餐吧?”
Solo自己差点忘记了早餐这回事,他并不是觉得特别的饿。
“那么我想问,我们习惯分开付账还是轮流请客?” Solo下了车,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抬眼望着餐室,但眼前的餐室并无特别之处,是每一个街区都会有的普通餐室,透过临街的玻璃窗Solo能看到身穿蓝白色侍应服的女孩正用托盘捧着一杯冰淇淋苏打水,现在已是接近早餐高峰期的尾声了。
Kuryakin的回答慢了一拍,让Solo觉得这是对方犹豫了。
“这餐我来付账。”
他们走向大门,一同推开了双扇门,食物的香气和清脆的餐铃声勾起了Solo的食欲。
很快就有人来招呼他们了,一个女侍应生出现在他们面前并且也是刚刚Solo在店外看见的那位。
“喔,Solo先生、Kuryakin先生,欢迎光临!你们喜欢的位置现在正空着呢!”名为Clara的女侍应生热情地招呼着他们,Solo瞥见她身上的名牌。
他们在玻璃窗前坐下,Clara在他们面前放下了餐牌。
“谢谢,Clara。”
“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你们了,我猜你们的工作很忙?艺术品经销商的工作似乎比我想象中要忙得多。”
Solo不禁愣了愣,但没让Clara发觉到,他不动声色地回答:“只是前一段时间我感冒了,稍微严重了些,现在已经痊愈了。我怀念这里的食物。”说完,他的嘴角还添了一丝微笑,故意让自己透出一丝大病痊愈的虚弱感。
“噢,亲爱的,我会端上热腾腾的美味早餐给你的,想要吃点什么呢?”
“我想……来一份枫糖浆热松饼还有煎培根,至于饮料请给我一杯咖啡。”
“当然……哦,我忘了说,我们店新推出了草莓糖浆,想试试吗?”
“呃,似乎挺有意思的,不过我还是选择枫糖浆好了。”
“嗯嗯,好的。那你呢,Kuryakin先生?”
此时的Kuryakin已经脱下他的鸭舌帽了,阳光透过玻璃窗射了进来,落在了他身上,他的那一头金发看上去仿佛是蜂蜜一般。
“请给我双份热松饼,还想试试草莓糖浆,最后是一杯热茶。”
Clara在她的小本上快速地写着,一边点头一边说道:“嗯嗯,老样子对吧。两位请稍等,现在客人不多,应该很快就可以上餐了。”

“如果我没有推测错误的话,我们常来这里?”Clara离开之后,Solo就向Kuryakin这么问道。
“如果你觉得这样的,大概就是这样吧,大侦探。”
Solo不明白,明明显而易见的事实摆在眼前,Kuryakin还说出这种模棱两可的答案。Solo暗暗观察起金发男人,刚才Kuryakin说话的语气听上去是焦虑多于幽默,他双臂抱胸,目光注视着店外的街道,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可是,我记不起这里。”Solo轻轻叹了口气,觉得自己是自说自话,“像Clara这样的姑娘,有着甜美的笑容和可爱的酒窝,我应该会有印象的啊。艺术品经销商?我真的这么对她说了?”
Solo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看见了Kuryakin僵了一下,但Kuryakin转过头来正视着他,两人视线相交,Solo是第一次看清楚对方的眼睛。那看上去确实是一对漂亮的眼睛,这不是夸张,那浅色的睫毛显得浓密而纤长,阳光为蓝色的眼睛添了一抹淡淡地如同湖水般的绿意。但即使是拥有这样讨人喜欢的好看眼睛,Kuryakin整个人都是硬邦邦的,一点都不惹人喜爱,可惜了他母亲或者是父亲给了他这么一双眼睛。
“哦?可是我记得你真的做过「艺术品经销商」啊。”俄国特工缓缓说道,Solo觉得对方连说话方式也是硬邦邦的,如果他刚才在喝咖啡,说不定会被呛了一下。
对方又接着说:“这个假身份,是你对她说的。”Kuryakin顿了顿,“我第一次来到这家店就是你带我来到,所以这与我无关。”
“可是,你不是应该帮助我恢复记忆的吗?至少Waverly是这么跟我说的,你是我这段时间的监护人。”Solo懒散地靠在椅背上,目光不禁飘向Kuryakin眼角有如回力飞镖形状的疤痕。
“确实。而且,这段时间我被安排尽量处理文书工作少出外勤,真是多亏了你。”
“怎么了?这不是相当于放假了吗?”Kuryakin轻轻哼了一声,这时,Clara送来了他们的饮料。
Kuryakin往他的杯里加了糖,用茶匙搅了搅,趁热喝了一口。
“我跟你不一样,与其游手好闲地躺在青草地上晒太阳,适量的工作让人踏实。”
“我早该知道了,你是一个工作狂,噢不对,我只是忘记了这点,而我刚刚想起来了,你看,你这不就是在帮我恢复记忆吗?所以再多说点以前的事情吧,Illya。”
Kuryakin定定地看着他,Solo觉得对方的表情没有了今早他刚醒来时那样的冷漠和疏远。
“好啊,关于你的难堪的事情我知道的可是有一本百科全书那么厚。”
“我很高兴能听到这个消息。”Solo说道,他觉得面前的苏联人也没原来认为的那样冷冰冰,能笑一笑的话或许还有得救。

当他们都把餐盘中的食物吃个精光之后,Solo习惯性地掏出了他的钱包,今早Kuryakin将他的私人物品交还给他的时候Solo就已经清点过钱包里的现金和零钱了。里面还有几张名片,Solo认出其中一张印着的是他的假名之一,除此之外……Solo在夹层里找到了一张电影票根,电影的名字是《偷龙转凤》。
Solo抬头正想问Kuryakin知不知道这是一部怎样的电影,但这时的Kuryakin正在低头喝茶,在柔和的阳光下他的脸犹如蒙上了一层薄纱巾,然后Solo忘了自己想要问什么。

TBC


文尾出现的电影《偷龙转风》即How to Steal a Million是由Audrey Hepburn主演的一部带有轻喜剧和浪漫色彩的犯罪影片。

评论(4)
热度(19)
©大冬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