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冬瓜

大概主要是美蘇文CE文还有脑洞的存放地(。・∀・)ノ゙

【Solo/Illya】Black is the color of my true love's hair

 

Summary:Solo失忆了,Illya隐瞒了他们曾是恋人这一事情。

 

Part.1

 

脑袋隐隐的钝痛是Solo醒来后知晓的第一件事,摸爬滚打多年的他马上就知道这不是宿醉的头痛而是脑部受伤的头痛。没多久就有一个医生模样的人出现在Solo的视野范围,快速地对他检查一番后就离开了。

 

Solo只知道自己躺在一间没有窗户、四面墙壁刷着白漆没有一点儿污渍的病房里,并且他一点也记不起自己是什么时候受的伤,若是极力回想就会引发起更糟糕的头痛。此时此刻,他不知道是该担心Sanders给他批下几天伤假,或是能收到多少工伤赔偿,或者他更应该担心Sanders‘不小心’从他家里搜出Solo从Sanders那里顺手牵羊得来的干邑白兰地。Solo从来都不是CIA的正式员工,像他这种编外人员Solo是没有期待过能得到优厚的福利。

 

如今,在这个漂浮着消毒药水气味的病房里,Solo唯一能期待的只是能和可爱的护士小姐聊一会儿天。

 

然后,两位来客打破了病房的安静。一个是头发有些灰白的中年男性,另一个则是高大的金发年轻男性。中年男首先开口说话了,他先是问候了Solo,然后又说他伤得不重,过两天就可以正常活动了,但最好似能休养几天,短时间内他都不需要出任务了。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为什么这男人说着一口地道的英国口音,而那个一言不发的金发男人一直在盯着他看,让Solo心里感到毛毛的。或许是因为吊着点滴,除了脑袋隐隐发痛之外,Solo还感到有些昏昏沉沉的,此时他分不清自己是身处现实还是梦境之中。

 

“请问,你是谁,先生?”于是他问道,接下来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看吧,我就说他伤得不重,还会开玩笑,他这种胡乱逞英雄的人不需要那么长的休假。”说话的人是哪个之前一直沉默着的金发男人,并且貌似带着俄罗斯口音??

 

我应该是在做梦吧?可即使是梦境,为什么出现的不是一个有着柔顺长发的雪国佳人呢?又或者是风韵犹存的英伦玫瑰?为什么是两个大男人呢?Solo无声地叹息着,他觉得自己真的需要好好休养了。

 

“那你又是谁呢?希望我没有欠你的钱……?”

这次惊讶的人轮到他们了。他们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Solo,又互相对视了几秒。

“……你确实要还钱给我,你还好吧,Solo?”不知为何,Solo觉得这个绷着脸的金发男人透着一种手足无措。

“我当然……不好。我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醒来,而且怎么受到伤我一点也记不起来……”

金发男人想说些什么,但是被中年男人阻止了。他清了清喉咙然后问道:“你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什么,Solo先生?”他脸上的神情似乎严肃了几分。

“法国,除非我一夜横渡英吉利海峡,我不是在伦敦对吧?”

沉默。

“你现在是……在UNCLE的医疗部,确切地说是UNCLE在美国纽约的分部。”

“你的叔叔?他是什么人?”

“噢,UNCLE代表的是执法联合指挥部,我是你的上司Alexander Waverly,而我身边这位就是你的搭档Illya  Kuryakin先生。”

接着,Waverly就长话短说将来龙去脉说清楚给Solo听。

 

“哈,荒谬,这是我听过的最没有逻辑的笑话了!美国和苏联合作?这简直就是天幻夜谈!”除了他,没有人在笑,空气中渐渐聚积起来的尴尬让Solo在笑意退去后很快就识趣的闭上了嘴巴,况且,他的身体仍然虚弱着。

“特殊情况,特殊处理,Solo先生。而显然,CIA和KGB都觉得你们两位是烫手山芋,于是我就做个了顺水人情将你们招揽进UNCLE。还有,现在是1966年。最后,Solo先生,你的伤况比之前医生诊断的要严重,似乎你失去了一部分记忆,我需要你告诉我你记得多少东西。”

 

1966?!真的是1966年吗?我失忆了吗?!总比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梭时空到了1966年的纽约要可信一些。

 

说是他上司的人……Waverly好像正耐心地等着他回话,至于Waverly口中说过的,他的俄国同事,这时他默默转过身,打开房门离开了。

 

“我需要先跟Sanders联络。”终于,Solo开口说道。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看一步走一步了。

“当然可以,”Waverly露出一丝微笑,那只是让他放松的小手段。“我也会拿出相关文书档案证明一切事实。我会安排你与Sanders先生联络,我先行离开,祝君早日康复。”

 

没有窗户的病房再一次只剩下Solo一人。他茫然地盯着惨白的天花板,想不到昨日的记忆已成为多年前的事了。

 

TBC


这篇可以算是【Gentleman Prefer Blonde】的姊妹篇(??

评论
热度(15)
©大冬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