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冬瓜

大概主要是美蘇文CE文还有脑洞的存放地(。・∀・)ノ゙

【Solo/Illya】Gentleman Prefer Blonde


(6)

这本来应该是一次简单的行动:潜入目标人物的化装舞会,Solo去打开保险柜,Illya确保没有任何人来打扰Solo,得手之后沿安全路线离开目标人物的宅邸,到达接应点与Gaby会合。然而,愈是简单愈是有节外生枝的可能,Solo成功将“账本”拿到手之后就去找Illya撤离,但是Illya并没有在预想中的地点等着他。终于Solo在一个房间里找到了好像是醉倒在躺椅上的Illya,Solo不由得警惕起来,首先Illya绝不会在任务期间喝醉酒,至多只会做做样子喝一两口或是佯装喝酒融入人群之中;其次,Solo也从没见过Illya有这样大醉过,软乎乎地倒在躺椅上简直不正常;最后,最要命的是现在的Illya竟然正对着他笑,天哪,那可是天底下最明亮灿烂的笑容。如果是在其他场合,Solo还有可能会摆上一副饶有兴趣表情,但是Solo从没见过Illya对他这样笑过,所以他现在对这笑容一点抵抗力也没有,Solo觉得自己双腿有些发软了。

控制一下自己,Napoleon。他对自己说。

“Illya!”他冲到躺椅旁将Illya扶起来,脚下柔软的地毯让他没发出一点儿脚步声。“Illya,Illya,我们得要离开这里,Illya?”Solo抓住对方的肩膀摇晃起来,担忧地叫唤着同伴的名字。可是Illya依然面露灿笑,泛红的双颊甚至透着一点天真的傻气,身体下滑,不能好好坐着。

Solo捧起Illya的脑袋时闻到一丝微弱的酒味,除此之外还有香水的味道。正好躺椅旁边的木制茶几上摆着几个用来装潘趣酒的杯子。

奇怪,就算是喝了几杯潘趣酒也不至于变成这个样子啊……

该死,该死,该死,难道会是那个吗?!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Solo伸手检视了Illya的瞳孔和脉搏,结果正如他所想的那样。

退一步想想,其实这也不算太糟糕。

“喔,呜……”Illya晃着脑袋,眼睛迷茫地眨着,嘴唇翕动,用梦呓般的声音含含糊糊地咕哝着什么。Solo依稀听出那是俄语,但是他只听得懂只言片语,完全拼凑不出他明白的语句。想必Illya的大脑里现在正刮起一场快感的风暴。

“Napoleon……”终于,Solo听出这是这是自己的名字。Illya双眼半睁着,睫毛低垂让人看不清已变得迷离的眼神,嘴里低低念出Solo的名字,这样子就像是在迷醉地呼唤恋人的名字。他的声音是低沉、柔滑的,如同丝绒一般轻触Solo的心,任谁听到了都会像被塞壬蛊惑了那般。

“你的眼睛……真蓝……”但是俄国人的声音是像远在重洋之外那般疏离,让Solo感到这一刻是这么的不真实。

不是现在,Illya。

“Illya,来,我们要走了。”Solo发觉自己的声音变沙哑了些。

“现在……吗?可……夜幕才刚刚……降临,牛仔。”即使Illya嘴里不情愿地说着,但他还是顺从地让Solo把他往上拽起来。

“按照计划,我们是时候离开这里了,Gaby还等着我们,你记得吗?”

“嗯,我记得。”

“你的身体现在不在状况,因为你被下药了,但是……我相信你能紧跟着我的,对吧?”Solo皱着眉望着似乎站得不太稳的搭档,不太确定地把脑袋歪向一边。

“我是……超级间谍,这个……啧,小菜一碟。”Illya的嘴唇微微嘟起来,像是Solo刚才说了不好笑的冷笑话。

 

*************************************

 

他们尚算顺利地离开了这座宅邸与Gaby会合,只是中途被一个笨手笨脚的小男仆阻挡了一阵子。Solo好不容易才把Illya塞进后座里,不知是偶然还是有心,前艺术大盗的手在不觉意间摸了俄国特工的屁股一把。

“他怎么了?!你们搞砸了?!”Gaby侧过头来问道,美丽的脸庞上露出惊讶的神情和一丝担忧。

“首先,我们没有搞砸,只是发生了一点小意外。请开车,Gaby,我会在路上解释的。”

“我希望能听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回头,Gaby双眼透过挡风玻璃紧盯着路面一边对Solo说,声音严厉。

 

*************************************

 

“牛仔,你这个大……大蠢蛋。”

Gaby皱着眉,依稀能从后视镜看见Illya揪着Solo的衣领激烈地摇晃起来,两张脸很近。

“领结有什么不好?!领结明明超酷的!!!”

“对,领结很酷。”虽然Solo嘴上是这样说道,但是Gaby觉得Solo只是在敷衍他们的前KGB先生。

“放开我好吗,Peril?”Solo两手抓住对方揪衣领的手想挣脱开来,“还有,安静下来,要是发生车祸就麻烦了。”

Illya松开了手,但嘴上还是不肯放过Solo,Gaby模模糊糊地听见Illya嘟囔着“要是再油嘴滑舌说领结的坏话,我就会……终结你。”

 

“所以,唔,他这是被下药了?”过了一阵,Gaby终于发话问道。

“嗯哼,某种迷幻剂,混在潘趣酒里喝下了,我在他身上闻到香水的味道,我猜,他有一场艳遇,显然那位女士让他喝了加料的潘趣酒。这样的一场派对,一般都会有些助兴的小药物。”Solo一边解释着,一边用眼角余光观察着Illya。

“你肯定这不是有自白药效的迷幻剂吗,我的意思是,若是Illya他泄露了绅士局的秘密……”

“我认为……”Solo刚说不够半句话就被Illya打断了。

“我没事,只是……感觉很奇怪,不是……吐真剂,我肯定,还有……是两位女士,她们是,呃,双胞胎。”Illya保持着头想后仰的姿势,双眼有些失神地望着窗外。

“双胞胎?我真该跟你们一起去,至少帮你挡一下桃花,或许是你应该在无名指上戴上一枚戒指。虽然说过很多次了,但是我还是想说我不是你们的妈妈。”

“对,你不是妈妈,你是……Gaby……”Illya一边说一边转动自己头部,令到他的脑袋侧向Solo,并且危险地接近Solo的肩膀,似乎有

“咳嗯。”Solo清了清喉咙然后说:“事到如今,说这些也没什么用,我们还是想想该怎样写这次任务的报告。我还有一个不幸的消息告知你,我们也许把那顶兔耳高帽弄丢了。”

“等等,你刚刚说了什么?!!”

不知是他们的座驾发生了故障还是有人故意为之,接下来的路程他们在颠簸中度过,直至他们到达了安全屋。

 

*************************************

 

清风徐来,夜色正好。他们三人本应在月下小酌一杯庆祝完成任务,但现在什么计划都被打乱了。

Solo半拖半拉将Illya扔到床上,实在累得够呛的,无论潘趣酒里混的什么迷幻剂Solo很肯定它的副作用之一就是有安眠成分。要知道把一个打瞌睡的俄罗斯大熊哄上床真不容易,要不是同事一场,Solo真想把对方扔在楼道里让他自生自灭(事实上他不想那样做,Solo不得不承认)。

 

Solo废了一番功夫才将那件缝着毛绒绒兔尾巴的黑色长大衣从Illya身上脱下,看着对方在床上翻滚摆出舒服的姿势,他身下的弹簧床垫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Solo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将手上的大衣递给守在一旁的Gaby。他们离开了小卧室,轻轻阖上门。两人都不约而同地看着Solo身上的衣服, Solo现在觉得自己身上穿的这套12世纪古装真是无比可笑。他原本想租借一套华丽得多的化妆服,无奈华丽虽华丽,但华丽得不方便行动,Solo不得不放弃这一选择。另一方面,Illya的选择就比较少,因为符合他尺寸的只有两套服装,一套是小丑服,另一套就是爱丽丝梦游仙境主题的白兔先生服装。而现在因遗失了兔耳高帽的他们得向化妆服出租店赔偿了。

“我真不知道你们俩是怎样嗯,处理这个的……办公室恋情?看着他跟其他人有亲密的举动,又或者是他看着你与其他人亲密起来……”Gaby开始说,看上去若有所思,Solo认为这样子的她可爱极了。

“欸,什么?”

“我一直都觉得Illya会是占有欲强这种属性的恋人……”

Solo呼出一口气,然后抿了抿嘴唇,“这意思难道是,你认为我们是在一起的?”

“难道不是吗?”Gaby眉头轻轻皱起,“我好像在后视镜里见到你们俩在接吻?

“接吻?!什么,没有,等等,我们没有接吻,而且也没有在交往,你是怎样得出那样的……结论?”不知为何,Solo突然觉得嘴里有点苦涩。

“你们真的没有吗?那就是我看错了。”她摸了摸额前的头发,还是一副不动声色的模样,她将手里的大衣抖了抖然后就挂在衣帽架上,找了张椅子坐下了,又继续说道:“这个……前段时间我在基地里听说了你们是一对的传言。鉴于我之前得到的私人情报,所以我就估计你们是处于交往中的状态了。”看见Solo欲言又止,她又补充说:“据我所知,这个流言没有持续很久。所以我现在能以朋友的身份问一问是怎么一回事吗?如果你不想回答也是可以的。”

Solo叹了口气,坐在Gaby对面的椅子上。

“我……我不知道他脑袋里怎样想的,我甚至不确定他知不知道我想要他……”

“……此话怎讲?”

“也许是我暗示的太过含蓄了??”

“你是说,他还不知道你对他有意思吗?!”

“恐怕就是这样。他可是俄罗斯人,Teller小姐!我至今还没有搞清楚他喜欢的颜色,又或者是……”

“真想不到!大情圣Napoleon竟然不敢对喜欢的人表白……”Gaby突然站了起来,“我知道了,不如你现在就直接对他说,趁现在药效还没过,你当口当面跟他说清楚,看他有什么反应,他现在这副样子一定能从他嘴里撬出点东西出来。”她的嘴角扬起了一丝微笑,这让Solo一下子慌了起来,急忙拉着对方的手。

“怎么了?”Gaby问。

“我是比较想在相对正式的场合……不是现在,在他意识迷糊的时候。”

“所以,你在害怕?”她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下来。

“……我想是的。”他露出了苦笑,他的脸上是Gaby甚少见过的失落的表情,“我是懦夫。我害怕会失去他……”

Gaby轻轻松出Solo拉住她的手,再引导对方重新坐回椅子上。

“我怕万一我对他说了,而他讨厌我,那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我们之间的友情都会化成泡沫。他……可能会申请调职,然后,你也知道他和其他人相处不来,最后可能会调到巴黎分部或者是伦敦分部。”

“虽然我的阅历没有你丰富,Napoleon,但是我,”她俯低身将双手搭在Solo的肩头,“我知道懦夫是怎样的,而你不是其中之一。”然后她将手收回,对着Solo笑了笑,“所以,打起精神来。”

“说不定,他已经喜欢了你,而你只是一时之间还没看出来呢?”

“欸欸?!”

“好了,我得要去准备点水放在他的床头,他应该会觉得非常口渴。”Gaby直起身来,拍了怕裤子上不存在的尘埃。

“Gaby……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等等,Gaby!”Solo忍住没有跟上去,双眼看着Gaby走向厨房。

 “你才是大情圣,Napoleon。你一定能想出解决的办法。” Gaby丢下这么一句就从Solo的视线里消失了。

 

不知怎的,Solo脑海中浮现出稍早之前Illya的那个笑容,那笑靥仿佛已深深烙印在他的脑里。

TBC

评论(13)
热度(37)
©大冬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