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冬瓜

大概主要是美蘇文CE文还有脑洞的存放地(。・∀・)ノ゙

【TMFU】友达以上

 

(二)

 

当Solo走过几个正在玩沙滩板球的年轻女性时,那班女生害羞的视线盯着他看,甚至脸红地咯咯笑起来。Solo捋了捋还是很湿的头发朝女孩们礼貌地微笑一下。他继续前进,在沙滩上留下一长串脚印。他路过了堆沙堡的小孩,路过拾贝壳的男女,路过晒太阳的人,路过一名头戴草帽身穿泳装的时髦女郎时Solo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Solo原本也打算多享受一阵柔软的沙子和海风的抚摸,可是他的肚子有点饿了,空腹感加上浸在海水里让Solo提前结束今早的海水浴。他心里想着暂时简单地吃一份三明治喝杯咖啡应该就可以了,等到午餐供应的时间就可以吃一份海陆大餐了。他没有预料到会在路上遇见Clyde。不同昨日的衣冠楚楚,今天的Clyde穿着悠闲,身穿与他眼睛很相衬的蓝色Polo衬衫,白色短裤还有沙滩凉鞋,脸上是友善的微笑。

“Napoleon!”Clyde向Solo喊道,同时挥挥手,兴奋得就像看见糖果的孩童。

“噢,Clyde,你是去沙滩那边吗?”

“不是现在,我打算在接近傍晚的时候,也许也不会太晚,我只是比较想欣赏日落,感受美好的晚风。倒是你,你肯定你不是一个摔跤手?!”Clyde用手比了比Solo衬衫敞开着的胸膛,开玩笑似的说道,笑吟吟地勾起了嘴角。

“大概是我以前在就职倾向这事没考虑清楚,不过,现在看来也不是太迟?”Solo回答。昨天晚上他们愉快地一起吃了晚餐,聊了聊天,开了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甚至说了些童年趣事。恍惚中,Solo有好几次产生他是与Illya聊天的错觉。不过,错觉当然只是错觉。直到Solo邀请Clyde去酒馆小酌几杯时,这回Clyde婉拒了他,说用餐时已经很喝了蛮多的酒了,再到酒馆接着喝的话,恐怕第二天早上会很头疼。有些可惜,但Solo一人前往小酒馆了。巧合的是,Solo在路边遇见了一个不小心扭到脚的少女,Solo不忍心不去帮助这倒霉的孩子,搀扶着Nina即是那名少女到安全的地方休息,接着通知了她的表哥,等到少女的家人来接她时,Solo已经没有了喝酒的兴致了,只好回到酒店,看了看杂志后就睡了。

Solo没有想到会在第二天的这个时候就见到Clyde。以至于Solo开玩笑似的想到Clyde是故意来找他的。得知Clyde是想去吃早午餐后,他们决定结伴一起前往食肆。

“噢对了,昨晚你在酒馆那里喝得开心吗?”反应过来的Solo听到Clyde问他。

苦笑了一下,Solo回答对方说:“事实上,我没有去到酒馆那里,我在路上遇到一个人……”

“是熟人吗?!”Clyde立刻问道,Solo闻声摇了摇头。

“陌生人。一个女孩扭伤了脚,我帮她通知了她家人接她回去。”

“相当绅士。”

“不过,我得承认,我的动机并没有那么单纯。Nina是个漂亮的年轻女孩,只不过对我来说有些太年轻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如果她再年长几岁,我或许就忍不住要护送她回到她的住处呢。”

Clyde歪了歪头,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所以,你喜欢的类型是怎样的呢,Napoleon?如果你不介意我这样问?”

这个问题有些突然,不过Solo还是回答了。“唔……这有点难倒我了,让我想想,大概是金发、蓝色眼睛、聪明、好看的笑容……还有看起来高不可攀,我是喜欢挑战的人……那你呢,Clyde,你现在有意中人吗?或者是说某个你想一起在这儿度假的人?”

Clyde不好意思地支吾起来,双颊染上薄红,一会儿说现在想以学习为重,一会儿又说大概有吧。Solo看到Clyde这样,也没再逗他了,将话题转移到海陆大餐上。

 

*************************************

 

在另一个城市里,Illya正舒适地坐在餐室里享用着香甜的樱桃派和馨香的红茶,他手边是一份折叠起来的报纸,Illya正在玩那上面的填字游戏。当初Illya开始玩填字游戏的时候是为了扩充词汇量还有减少报告中的错字,现在他已经养成习惯了,手边有报纸的时候就会翻看有没有填字游戏的版面。

“阿嚏!”鼻子一痒,Illya打了个喷嚏,还差点弄洒杯中的红茶。

“Bless You。”路过的侍应说了一句。

“呃,谢谢。”

“你还想来多一份樱桃派吗,先生?”Illya低头看了看红白黄交错的盘子上的樱桃派只剩下一小块了。

“唔,谢谢,但是不必了……”Illya看了眼侍应的胸牌,“Oliver。”

“好吧。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请告诉我。”

“我会的。”

然后,Oliver听到按铃的声音就走向柜台那边了。

 

Illya拿起茶杯啜饮了一口还算温热的茶,然后再次拿起餐桌上的铅笔思考着应该要在小格子里填上什么字母,笔尖的另一端轻轻敲打着桌面发出微弱的声响。

 

Illya偶尔会来这间餐室吃一吃水果派,有时则是华夫饼或者是其他。Illya来这儿吃派还是Solo带他来的,那天他们刚送别了调职至英国分部的Gaby,那已经是差不多一年前的事了。Illya知道Solo领他来这间餐室吃派是想他感觉好一些,而那天的Illya确实有些沮丧,他舍不得Gaby。

“吃点甜的可以让心情好很多。来,快拿起叉子。”Illya依然记得那天Solo请他吃的是苹果派,香脆的外皮让人一看就食指大动。

“你对你每一个追求的姑娘们都这么说吗?”Illya拿起了叉子,从容不迫地将一小块派送入口中。

“不是每一个。味道不错吧?”Solo含笑望着Illya吃下一口又一口苹果派,原本喝着咖啡的他也拿起叉子开始吃起他面前的那一份苹果派。

“还可以。”

“我的介绍还能有错吗?这间餐室的水果派确实很好吃。所以感觉好点了吗?”

“我猜是吧。”Illya垂下眼帘眼睛盯着差不多吃完的苹果派,Gaby娇小可爱的身影还历历在目,让Illya觉得自己体内仿佛有什么正慢慢涌上来。他不得不放下手中的叉子,喝了口咖啡湿润一下自己有些干干的口腔,与香甜的苹果派截然不同的苦涩味道几乎让Illya皱了皱眉。他开始往咖啡里放糖,一块、两块、三块,好像刚刚苦涩的味道就是不好的记忆而他想要尽快忘掉嘴里的苦味。三块确实有些过甜,但方才的苦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那毕竟是她的决定,无论怎样我们都应该尊重她的决定。然后,我觉得她的选择不错,她可以在那里大展拳脚。”

“可是,我们是一队人。”

“怎么了?害怕她被英国佬抢走吗?”

Illya瞪了Solo一眼,嘴巴抿成一条直线,“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说完,将最后一小块苹果派送入口里。

“我知道。但你要懂得放开手,不要像鸡妈妈一样,她不需要过度保护。况且,我们也不是不能联系她。”

他们两人对视着,久久没有说话。

Illya也觉得自己对于Gaby离开这事有些过于沮丧了,他想了想自己大概是不知道如何习惯没有Gaby的生活。

“我要再来多一份苹果派。”最终,Illya开口说道打破了沉默。

“当然可以,你想吃什么都可以,Peril。”

Solo召来侍应点了一份苹果派,很快,一份新的苹果派就被送到Illya的眼前。

“明天一早,我们会像往常一样一起吃早餐,知道吗?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会亲自上门将你‘请’出去。”Solo正在喝他的第二杯咖啡,望着Illya的眼神似笑非笑,但是Illya知道对方绝不是在开玩笑。

“你真麻烦。”嘴里还含着食物让Illya声音变得模糊,口音也加重了些。但是他默许了对方的邀请。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Gaby、Illya、Napoleon三人会经常聚在一起吃早餐。一切开始的缘故大概是有天Gaby发现Illya只是简单吃几块饼干以及喝杯水就当作是早餐,于是Gaby便拉上Solo带着Illya去到一间餐室吃一顿正经的早餐。尽管Gaby住的单身女子公寓提供伙食,但他们还是经常一起吃早餐,仿佛这已经成为了他们的固定日程了。自从Gaby离开后,他们继续一起吃早餐的习惯。即使他们下班后的私人时间少有交集,但是每天的早餐时间,两人都觉得对方是餐桌必不可少的存在,抑或至少Illya是这样认为的。

 

TBC

 

评论(3)
热度(26)
©大冬瓜 | Powered by LOFTER